吴海燕:错失《庐山恋》成就张瑜凭借一角色翻身晚年称有遗憾

作者: 羊料 发布时间: 2024-03-20 05:09:37

  1972年夏天,刚刚完成现代京剧电影《龙江颂》拍摄的谢铁骊,他看见女儿正在读一本小说《海岛女民兵》。谢铁骊翻看了几页,很喜欢,决定改编成电影,并起名为《海霞》。

  在完成了《海霞》的剧本后,雷厉风行的谢铁骊导演着手组建了摄制组,并与导演钱江开始筹备拍摄的事宜。对于选角,剧组也煞费苦心,女一号的候选人不仅有大明星谢芳,还有天津人艺的李秀明,但因演出时间等原因,两位演员都无法参与演出。

  这时,谢晋向钱江推荐了一个人:“福建京剧团有个女孩,学刀马旦的,挺不错,可以让她来试试。”

  被谢晋推荐的人,后来也真的成为了《海霞》的女主角,她就是吴海燕。钱江说:“选择吴海燕的理由很简单,除了她的端庄大气,还有她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那股倔强不服输的劲头!”

  钱江所说的“那股倔强不服输的劲头”,不仅来自吴海燕的家庭对她的熏陶,更有后天环境对她的影响。而凭借电影《海霞》走进大众视野的吴海燕,也成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影坛的传奇女星。

  吴海燕生于1954年的上海。她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的戏剧家吴石坚,曾与梅兰芳、周信芳等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一起,在抗美援朝时期赴朝进行慰问演出。著名的上海京剧院,就是吴石坚转业后创办的。

  吴海燕的母亲汤化葵,是一名演员,1941年加入敌后文工团,主演过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货郎与小姐》等作品。

  家庭的启蒙熏陶对吴海燕影响很大,她五岁就开嗓学唱京剧。看着她那可爱的小模样,父母觉得她有天赋,便问她:“囡囡,送你去学戏怎么样?”懵懂无知的吴海燕笑着点点头。

  之后,吴海燕进入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小小班,成为全班年龄最小的学生。没过多久,父亲又把她送到福建省戏剧学校学戏,离开父母的吴海燕,接受了很严格的京剧基本功训练。

  日子行云流水般地过了六年。1965年,11岁的吴海燕作为年龄最小的中专生,从福建戏剧学校毕业。因基本功非常扎实,成绩优秀,福建省京剧团将她留下,成为团里正式演员。

  然而,在六十年代中期的运动中,吴海燕的父亲吴石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抄家、关牛棚......吴石坚的身体也遭受重创致残。年仅14岁的吴海燕受到牵连,一下子从高干女儿变成了黑帮子女。

  也许是有自幼苦练京剧的基础,加之父母不在身边,没有撒娇耍赖的习惯,在偏僻农村进行劳动改造的吴海燕并没觉得日子有多么难熬,始终咬牙坚持着。

  劳累的身体,乏味的生活,仿佛是上天恩赐的磨练,让吴海燕对京剧艺术更加痴迷。感觉自己累得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吴海燕就在心里反复练习着各种京剧角色,以此来分散注意力。

  凭借对京剧的热爱与执着,吴海燕竟然一个人坚强地挺过了那段黑色时光。而她对京剧的执着追求也逐渐开花结果,出演的京剧《红色少年》获得了当时华东地区文艺表演一等奖。

  七十年代初,回到省军区文工团工作的吴海燕,成功塑造了《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京剧样板戏中的女英雄形象。她说:“在地头干活时,什么大家闺秀、江湖侠女,都在我心里一一尝试过了。”

  尽管荧幕首秀,吴海燕在《海霞》中的表演还不够灵活自如,但非科班出身的她,凭借清纯的美和自然直率的表演,完美地塑造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女民兵形象,收获了观众们的喜爱和好评。

  回忆起第一次拍电影的艰辛,多年后,吴海燕仍然记忆犹新:“当时都是实地拍摄,而福建海边蚊子又很多,我被叮了一身包,痒得很!参与拍摄的有很多女演员没有一个人叫苦,我也不能抱怨!”

  吴海燕的懂事,让剧组很多人都看在眼里。“每次给父母打电话,她总是选择报平安,讲点拍摄趣闻,从不提困难和委屈......”钱江导演对当年只有19岁的吴海燕也非常钦佩。

  在《海霞》电影中,主人公海霞身世可怜,无父无母。养育自己的刘大伯被渔霸打死,刘大妈的房子也被一把火烧掉,海霞的生命中充满了愤怒。

  后来,在的帮助下,海霞将愤怒化作战斗的勇气,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女战士。电影镜头里,海霞站在海边,挺拔的身姿,坚定的目光,铿锵有力的声音,彰显了人物的力量与决心。

  而海霞这个人物之所以被吴海燕演绎得淋漓尽致,源于家庭和从小学习、成长的环境对吴海燕的影响。虽然家境优渥,但父母对吴海燕的管教非常严格。

  吴海燕说,塑造海霞这个人物时,她常想到小时候,不能在爸妈怀里撒娇,不论严寒酷暑都要按时起床,每天练习京剧基本功,不能间断。“全家都致力于京剧艺术的传承,我也不例外!”吴海燕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乏味的训练,磨练了吴海燕的性格,也锻炼了她的意志品质。而后来塑造京剧样板戏中的各色女英雄,也为她积累了丰富的表演经验。

  《海霞》的一炮而红,让吴海燕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名人。但她并没有继续活跃在大银幕上,而是回到了福建京剧团,继续钻研她热爱的京剧艺术,并参演了《红灯照》等两部古装京剧。

  但是,对大银幕的渴望与热忱,怎会是一下就暗淡、枯竭呢?1978年,吴海燕终于调入上海电影制片厂,开始了人生的又一个新阶段。

  “第一部参演的影片是《绿海天涯》,我扮演为祖国地质勘探事业而牺牲的女大学生鲁琨......”吴海燕对第一个以正式演员身份参演的电影记忆犹新。

  逐渐适应电影的拍摄手法和方式,加上有京剧演出的功底,吴海燕的演技越来越精进了。1979年,吴海燕的人生中迎来了一次重要的转折。

  当时,有两部很优秀的剧本都对吴海燕发出了邀约。先是吴海燕的亲舅舅,著名导演汤化达希望她出演一部讲述三峡异姓兄妹之间悲欢离合的故事——《等到满山红叶时》。

  影片既描述女主角杨英与异姓哥哥杨明之间纯真、深沉又遗憾的爱,又将纯粹的爱情加以升华。整一个故事充满了浪漫色彩,又极富现实主义内涵,能出现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荧幕上,实属难得。

  吴海燕很钟爱这一个剧本,就答应了舅舅,出演女主角杨英。然而,没过两天,黄祖模导演就带着《庐山恋》的剧本找到了吴海燕。这让吴海燕非常纠结、苦恼。

  《庐山恋》中的女主角周筠是一位从台到大陆探亲的华侨。导演黄祖模认为,吴海燕在生活中就非常美丽,气质典雅,无论是形象,还是人物贴合度都与女主角非常匹配。

  吴海燕也十分喜爱周筠这一个角色,可自己已经先答应了舅舅。虽然是亲戚,但吴海燕仍然觉得不可失信于人。于是,她放弃了《庐山恋》的邀约,全心全意投入《等到满山红叶时》的拍摄中。

  现在看来,拍摄于1980年的《等到满山红叶时》的确是一部非常难得的爱情电影,人美、景美,歌曲也很美,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可多得的佳作,很具有代表性。

  女主角杨英是个山村姑娘,她朴实无华,吃苦耐劳,感情深沉。而吴海燕的气质略显娇美。吴海燕知道,自己与女主角杨英的性格、气质并不相符,便开始潜心思考如何能贴近角色。

  一方面,吴海燕努力调动自己的生活积累,回忆自己和家人在农村的生活经历,一方面,她跑去三峡实地探访,体验当地生活。她拼尽全力,努力靠近角色,努力挖掘角色内心的美。

  通过努力,吴海燕成功克服气质上的弱点,将女主角杨英与哥哥杨明之间的感情变化,合理转化为妹妹对哥哥未尽事业的执着与坚守。她塑造的人物,感情变化层次鲜明,获得观众的一致好评。

  影片上映时,座无虚席,还参加了开罗国际电影节的公映,反响非常好。而吴海燕也因《等到满山红叶时》,荣获百花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得到业界的褒奖与肯定。

  彼时,与这一部优秀的电影同时上映的《庐山恋》,其题材和定位与《等到满山红叶时》非常类似。主演张瑜尽管不是黄祖模导演认为的最符合人物的女演员,但依然凭借努力,将女主周筠演绎得非常精彩。

  《庐山恋》上映后,一炮而红。张瑜也因对角色把握到位,情感时尚拿捏得体,从此打开了知名度,还包揽了金鸡奖、百花奖两项大奖的影后。

  与之相比,吴海燕只是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略显暗淡,而《等到满山红叶时》也被《庐山恋》的风头盖过。多年后,很多人只知《庐山恋》,并不太知道与它同期的《等到满山红叶时》。

  后来,吴海燕拒绝《庐山恋》邀约一事被记者知道了。在采访时,记者非常刁钻地问吴海燕:“看到张瑜成功后,有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而吴海燕,也非常坦然地回答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两部作品同样优秀,我不后悔选择任何一部影片。只能说每个人的机遇不同,收获的当然也就不同了。”

  平静、淡然地回答,像极了吴海燕乐观豁达的性格,也是她从小受到家庭熏陶和经历坎坷的结果。坚持自己热爱的,不做作、不贪慕、不诋毁,踏实做人、坦荡做事,观众对吴海燕的好感更多了几分。

  不久,上海电影制片厂准备拍摄电影《白莲花》。影片描写了农民女英雄白莲花在党的教育下,成长为红军战士,为了保家卫国,陷入敌人包围依然宁死不屈,最后壮烈牺牲的故事。

  接到扮演主人公白莲花的任务时,吴海燕有些忐忑。她深知自己的外形太过于清秀,绝对没绿林好汉的那种豪放气概,担心自己驾驭不了角色。

  当表演遇到难题时,吴海燕的拼劲儿总是会不自觉地被激发出来。她开始着手通读剧本,理解人物内心,力求做到神似。她还去读了很多描写女中豪杰的小说,看了很多“侠女”片,学习借鉴。

  此外,吴海燕还将自己在《红灯照》中扮演林黑娘等巾帼英雄的经验全部调动出来,用在“白莲花”的人物形象和性格特点的塑造上。就这样,一个传神的女中豪杰形象在吴海燕心中越来越清晰了。

  不仅对人物性格有了明确定位,在人物的造型设计上,吴海燕也有了具体的想法。她充分借鉴具有民族特色的造型:斜盘辫子、腰扎宽带、披斗篷、脚蹬长筒马靴......

  《白莲花》上映后,吴海燕塑造的粗犷又明艳的绿林女侠“白莲花”,再次惊艳全国观众。她凭借精湛演技,成为观众们心中的“女神”,“上影一枝花”的称号从此叫响。

  事业上的成功,演艺之路一片坦途,是每个演员的心之所向吧!成名,没有让吴海燕迷失,对艺术最真挚的热爱与追求,让她从始至终保持着“学生”的心态,珍惜每一个学习、历练的机会。

  正是吴海燕对名利和欲望的淡然处之,命运对她的呵护与垂青就格外多了一些。放下事业成功所带来的外界压力,看淡“上影一枝花”的虚名,她始终恬淡地面对家庭、婚姻与生活。

  吴海燕的丈夫章晓申,是一名京剧老生演员,也是吴海燕的同行、是师兄。章晓申坦言:“在京剧团时,她练功非常努力,练不好还喜欢自己跟自己较劲,我就想,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有趣呢!”

  章晓申基本功扎实,天赋条件好,在京剧表演中,他善于塑造人物内心,是很优秀的优秀演员。作为同行,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

  渐渐地,章晓申发现了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又倔强的女孩。但那个年代,他因为害羞始终不敢对吴海燕表白。后来,吴海燕外出拍戏,常常不在团里,章晓申发现了自己非常想念她,于是决定表白。

  完美的感情,从来都是双向奔赴的。吴海燕欣然接受了章晓申,并在自己事业的巅峰时期选择与章师兄低调完婚。两人在事业上相互鼓励,在生活中相互扶持、照顾,感情之路无风无浪,却平淡幸福。

  虽然都是演艺圈中人,但两人携手相伴了大半生,从没有绯闻传出,始终相爱如初。婚后,吴海燕将主要精力放在剧本创作、电影纪录片拍摄制作以及她热爱的京剧、朗诵等方面。

  从台前走到幕后的吴海燕,将注意力转移到电视剧的制作和编导方面。她不仅自学了拍摄,还为自己主演的电视剧《宋庆龄》编剧,并做策划。

  这些并没有让吴海燕感到满足。学无止境,她还特意拜访了香港邵氏兄弟电影公司创办人之一邵逸夫,并在邵逸夫的指点下,去学习了影视管理。

  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吴海燕结识了著名的财经小说作家梁凤仪,拿到了梁凤仪小说的版权,并改编成电视剧《千堆雪·九重恩怨》,播出后也获得了很好的反响。

  如今,吴海燕已退休多年,但依然精神饱满,优雅从容。她还尝试拍摄了20集的纪录片《风雨巾帼》,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吴海燕无惧年龄困扰,始终带着年轻时那股子倔强的劲头,令人敬佩。

  每年重阳节前,吴海燕都会参加上影厂演员剧团的重阳敬老活动,也会在与其他老艺术家团聚时,戴上卡通头饰,仿佛无忧无虑的顽童一般。

  虽然退休,但作为曾经的“上影一枝花”,吴海燕从始至终坚持活跃在荧幕上。近年来,她参演了《我的影子在奔跑》《海棠依旧》等多部影视剧,还坚持为一些角色配音。

  新冠疫情发生后,吴海燕热情参加线上“声影”第四季——“申声传情”音频节目。她坚持用自己的力量,在熟悉的领域里为抗击疫情默默奉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在第8期“申声传情”节目中,吴海燕深情朗诵了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李黎梅写给12岁女儿的一封信:“我的宝贝,你出生到现在,妈妈从来就没离开你那么久……”老艺术家的演绎,让人不禁潸然泪下。

  吴海燕说:“我一直有个小小的心愿,就希望将中国的四大美人演个遍。”她曾在1983年拍摄的电视剧《浣纱女的传说》中扮演西施,清冷高雅的气质令人们折服,也被香港媒体争相报道。

  几年后,吴海燕又在电影《杨贵妃》筹备期间,自荐出演杨贵妃。吴海燕版的杨贵妃,端庄大方,一颦一笑间满是盛唐第一美人的千娇百媚,给观众带来了又一次视觉盛宴。

  “后来,我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两个美人的剧本了,随年纪的增长,这也成为了我的遗憾!人生就是这样,不完满也是一种体验吧!”吴海燕的豁达乐观始终令人钦佩。

  岁月在吴海燕的脸上留下痕迹,但她并不在意,年龄增长,热情不减。没有作品邀约的午后,她会和老伴儿喝杯茶,吊吊嗓子唱上两句。有时也会跳跳舞、写写字,生活平静、惬意、充实。

  生活在上海,浪漫是浸入骨子里的。吴海燕的浪漫,是对生活从容认真,是对演艺事业的执着追求,更是与丈夫相濡以沫的平淡,坐看云起的平和。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因为执着,所以坚守。老一辈艺术家们摒弃娱乐圈的浮躁,始终保持对艺术最初的热爱。阅尽千帆,依然保留少时的初心与情怀,值得娱乐圈的后辈们学习。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